隐婚涩爱首席的甜心妻

2019-06-26 02:24:36 来源: 河源信息港

转过街角来到另一条美食街,崔晓柔忽然没了逛下去的欲望,停下脚步叹了口气:“云瑶,已经这么晚了,我们还是改天再聚吧。”“你是不是交了新男朋友?这么急着回去干嘛?”刘云瑶狐疑的问。崔晓柔一惊,急忙否认:“哪有?我只是有点担心天瑜罢了。刚刚看到她吃的烤面筋,心里有点不舒服。”“唉,天瑜回老家都这么久了,也不给我们来个电话。我每次打她的手机,都被转接到了语音信箱,QQ和微信留言也都不回复,跟人间蒸发了似的。”一说起这个,刘云瑶也没了心情。“回头我找系辅导员要一下她家的地址,咱们可以寄点东西给她。天瑜不喜欢我们在金钱上帮助她,那寄点吃的用的,她总不会拒绝吧?”崔晓柔提议道。刘云瑶拍手赞成:“好啊!就按你说的办。”***又是一个深夜。陆子骞静静地伫立在客厅的落地窗前,手里的啤酒罐渐渐见了底,在他宽大的掌心里微微摇晃着。昏暗的灯光下,微微凉风吹拂过他的脸,俊美的面容没有丝毫表情,略显冷漠,看起来不易亲近。那个女人还没有回来。近她常常加班到凌晨才回,两人基本上也打不着照面,更别提说上一句话了。她在躲他。上次,果真把她吓到了么?陆子骞回眸看了一眼摆在茶几上的手机,犹豫了一会儿,控制住了自己。这栋房子很大,不论是一个人住还是两个人住都显得绰绰有余。可是近是怎么回事?他总觉得这房子失去了生气,变得死气沉沉。近似乎有点不对劲。他揉了揉眉心,试图缓解内心的焦躁。自从父亲去世后,他由一个娇生惯养的富贵少爷迅速成长为一个真正的男人,挑起家族和家业的一切担子,可以说,南峰能拥有今天的成就,几乎是他这七年来用尽心血经营的成果,虽然是爷爷和父亲打下的江山,但在他的手中得以更加稳固,迅速扩张,实力和名气都得以迅速提升。从来没有像近这样失控的时候。他本以为,一切都应该在掌控之中,可是那个女人的出现,却偏偏打破了这种根深蒂固的想法。就像这一次,他以为她害怕后,会主动乖乖的向他示弱。可是她没有。她只是逃避,用这种近乎愚蠢的倔强来向他示威。这次的冷战,也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尽头。陆子骞越想越心烦,索性披上风衣到小区里去散步。外面不知何时下起雨来,雨丝飘在他的肩上、身上,有一点点冰冷的触感,他没有打伞,心中烦闷反而去掉了不少。昏黄的路灯下,迎面走来一个蹦蹦跳跳的女孩,她打着一把彩虹色的花伞,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,脖子上挂着一条花里胡哨的手机壳项链,正用一种火热而奇怪的眼神打量着他。“大帅哥……大帅哥?怎么是你啊?”一抹惊喜之意蔓上女孩的眼睛,她蹦跳到他的身边,踮着脚歪着脑袋笑嘻嘻的瞅着他:“大帅哥,这么晚了,你在外面晃悠什么呢?”来人正是丁零零。陆子骞不由微微皱起眉头:“你认识我?”“当然认识……呃,可以说是认识吧!”丁零零摸了摸额前的碎发,眨了眨眼笑道,“我也住在这附近,经常看到你开车进出小区,你可能没注意过我,我可是见过你好多次了呢。”“哦。”陆子骞随口应了一声,抬腿继续往前走去。丁零零却紧跟了上来,清脆的问道:“大哥哥,你怎么不回家?没带钥匙吗?”“不是。”他声音淡淡。“那……跟女朋友吵架了?”她又问。“女朋友?”他挑眉。丁零零微微一笑:“是啊!你不是跟你的女朋友住在一起吗?她叫什么来着……哦,对了!晓柔姐姐。晓柔姐姐是你的女朋友对不对?”陆子骞回过头来,眸色略微暗沉:“她说她是我女朋友?”丁零零愣了愣,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,讪讪道:“难道不是吗?”“呵,也对,女朋友。”他冷笑一声。丁零零不知他为什么突然变了脸色,讪讪地吞了吞口水,有些疑惑又好奇的悄悄打量着他。这个超级帅哥长是长得好看,不过却不易让人亲近,跟个万年冰山似的,一桶热水浇下去都不会融化半点儿,真不知道那个姐姐有什么能耐,能拿下这样的男人。陆子骞满腹心事的往前走了几步,突然回头皱眉道:“你别跟着我了,快回家吧。”丁零零一愣,莞尔道:“一个人散步多无聊啊,我陪你一起走走。”“明知天黑风高,还跟一个陌生男人凌晨散步,你难道没有丝毫防备心吗?”他已经认出这个女孩是上次帮崔晓柔捡钥匙的女孩子,她这副打扮挺显眼,花蝴蝶似的飞来飘去,但她的单纯似乎跟崔晓柔有的一比。丁零零无辜的眨着眼睛:“如果有坏人跑来捣乱,大哥哥肯定会保护我,帮我赶走他的,我就不会害怕了。你说对不对?”她的模样纯真又可爱,小小的梨涡荡漾在脸颊上,点点迷人。半夜艳遇?呵。陆子骞不动声色的冷笑了一下,看她的样子估计才成年,说起话来却矫揉造作,让人厌烦。他并不相信以她一个人大半夜在外晃悠的个性,会如此天真。这种话说给毛都没长齐的小男孩听听也就罢了,在他面前,只会徒增反感。见对方无动于衷,丁零零心生一计,走着走着忽然崴了到脚,“哎呀”一声娇呼,软软的向他身上倒去,嘴里叫着“好痛”,涂着花指甲的手指及时抓住了男人的手臂,将整个身子投入他的怀中。陆子骞脸色更是难看,丝毫不掩饰嫌恶,用胳膊挡开她的靠近,冷声道:“怎么了?”“我……我脚崴到了……”丁零零眼泪汪汪的看着他,嘟起嘴巴。“你家住哪栋?”他有些不耐烦的问。“你送我回家吗?”她可怜巴巴的问。

赤峰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
临沧癫痫好的专科医院
潍坊治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好
本文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