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不我们明天就去私奔曾月说

2020-01-24 21:05:36 来源: 河源信息港

“要不,我们明天就去私奔!”曾月说。

“私奔啦!好啊!”朱莎莎正在往碗里盛饭。她因此停顿了一下,极快速地往曾月眼睛里飞了一个俏皮而欢快的眼风。“我想,肯定刺激得很。说好啦,明天,不准反悔!”

“什么时候走啊!要不要我们送一下你们?”

副科长金国鑫刚进来,伸手接住朱莎莎舀好的一碗饭。他听见曾月这样说,兴趣很浓地问他们。

“私奔都是悄悄的,谁还需要敲锣打鼓呀!”曾月坐下来,他没像金国鑫那样端起碗来。金国鑫拿起筷子就开始吃起来。其他几个人看着他吃。科长申志林还没来。

吃了一口菜,金国鑫边咀嚼着嘴里的菜,边说话。说的话有些模糊的感觉,像那些菜没有经过咀嚼就吞咽下肚了。

“如果你们需要,也是可以的。社区里有一帮退休的老头老妈妈,只需要很低的代价,他们就可以来帮你敲锣打鼓折腾半天。”

办公室不大,也就五个人,科长、副科长,外加三个科员。他们这个科叫计划科。厂里的生产、建设、销售、广告等等,都需要他们做出计划。

一个平庸的部门。关上门,谁也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。即使开着门,也很少有人能弄明白他们整天忙忙碌碌的东西。除了曾月和朱莎莎,还有一个科员叫李治国。李治国的两鬓有些霜白了,他还有两年就到六十岁了。

“如果私奔的话,要去远一点。”李治国原本靠着椅子,微闭着眼睛在养神,这时也 来发表自己的意见。“去新疆、内蒙或者西藏,千万不要去人多的地方。去人多的地方,还不如不去。”

“我们到乡下去,没人的乡下,去过一种世外桃源一样的生活。”

“去哪里?去哪里?我也去!”

申志林一边问一边走进来。走到桌子边,端起朱莎莎盛给他的饭,眼神带着疑惑,“哪里有那样好的地方?我退休了也去。”

“你退休?还早得很。”李治国说。

申志林也就三十出头,脸色白净,一双手保养得很好。只是头发有些短,不然,多半会认为是女生。申志林的办公室就在隔壁,但他总是最后一个进来。

看申志林坐下来了,曾月、朱莎莎和李治国才端起自己面前的饭。

“来,我分一些给你。”

申志林这样说的时候,曾月就把自己的碗递过去,“我们办公室里,就你的饭量大。”申志林一边分着饭,一边似乎在夸奖曾月。

“我就是人们嘴里骂人的饭桶。”

金国鑫忍不住,先笑了起来。“噗嗤”一声,嘴里喷射出一些东西,幸亏金国鑫扭头得早,没有喷到桌上的菜里。不过,有些沾到曾月的身上去了。

“是不是不想让人吃饭了!”申志林皱着眉头说。

“曾月,吃饭的时候禁止你说话。”李莎莎赶紧对曾月说。

“我……”曾月苦着一张脸,“吃饭的时候都不能说话吗?饭和菜吃起来还有什么味道呢?”

曾月说完话,没有人去回应。闷着头吃饭。厂里有食堂的,但食堂的饭菜确实很难下咽。朱莎莎就联系了附近的一家小饭店,请饭店每天中午给他们送饭菜。五个人,一般也就是三菜一汤,味道比起食堂来肯定好了不少。

“在 号厂房里增加一套流水生产设备的计划弄出来没有?”申志林喜欢在吃饭的时候说工作。

“还在弄。”曾月嘴里塞满了饭,回答的声音不清晰。申志林皱了一下眉头,眉头皱得很轻,若有若无,不注意看是看不出来的。

“你说中国和日本会因为钓鱼岛打起来吗?”金国鑫和李治国在谈国家大事。

“要搞快一点,领导等着看。”申志林吃的饭和菜都比较少,每次只夹一小点。他的嘴也不大,在嘴里,也是瘪瘪的,就像什么东西也没有似的。曾月点着头,呜呜着回应,同时不忘夹了一大块红烧肉塞到嘴里去。

“打什么打,有什么好打的,还不是闹一闹就算啦?”李治国历来都是这样冷静而客观。

“不会哟,”曾月赶紧抢过话题,“我觉得就该打,不打不足以增长国威。”

曾月嘴里包着饭,话语从饭菜的空隙漏出来,听来声音怪怪的。曾月的热情很高,根本不在乎嘴里包的东西。

“叫你吃饭的时候,别说话。”朱莎莎提醒曾月。

金国鑫对自己开启的话题,兴趣很浓。他开始 四射地夸夸其谈。筷子悬着,也不去夹菜吃,有时还配合一下金国鑫言语的情绪。

“你那么能干,让你上战场,你去吗?”申志林在金国鑫的表达欲望还没完全结束前, 去一句话,就像鱼刺卡在了喉咙口。

“我不去。你会去吗?”

申志林和金国鑫对话的时候,一般都不会抬头来互相看,就像自己在跟自己说话。

“今天的红烧肉烧得不错。”曾月夸奖着,夹了一块红烧肉塞进嘴里去。一般来说申志林和金国鑫对这种“大肉”的兴趣都不大。只有曾月,每次都像几天没吃肉一样,对红烧肉的热情很高。

“莎莎,下次多弄点蔬菜。老头子啃不动大块的肉。”李治国对朱莎莎说。朱莎莎马上回应,“我没点菜,我让老板帮我配的。”

实际上谁都知道,这是曾月提议的。曾月隔几天会跟朱莎莎说:“叫老板弄一盘红烧肉,好几天都没有肉吃了。”

曾月也不是没有肉吃,而是嘴馋。曾月个子不高,脸色红润,他喜欢上班的时候跑步来。申志林和金国鑫都是开车,在路上遇到曾月,喊他坐车他都不坐。“每天上班也是坐,下班也是坐,都坐得屁股上长痔疮了。”

“还是羡慕曾月,每天运动量那么大,胃口也好。”

申志林和金国鑫开始谈论曾月每天早上跑步的事。语气中带着点羡慕的感觉。曾月说:“你们别开车了,早上我们一起跑步。”

“要跑多久?”

“一个小时吧!我跑的速度不快,主要是有两个坡,又长又陡。”曾月对于自己的跑步,没有多少可以炫耀的。他想买辆自行车的,老婆把钱捂得死死的,他的那个简单愿望没有实现。当然,这样的原因,在科室里他是不会说的。

“好啦,你们吃。我吃好啦!”申志林站起来,推开椅子,先走了。申志林碗里还剩了一坨饭,可见他没有吃多少。申志林回他的办公室睡午觉去了。

金国鑫和李治国会多吃一会。这时场面气氛要稍微活跃一些。金国鑫喜欢谈论那些时事,并且评论一下。偶尔,曾月会因为观点的不同,跟金国鑫争论几句。曾月有不错的口才,口齿伶俐,头脑清晰,常常争得金国鑫没有言语。

曾月、金国鑫和申志林的年龄相差不大,不过,在文凭上有差距。申志林是大学生,金国鑫读过大专,而曾月却没有进过大学门。曾月以前在班组里,等他到办公室时,申志林和金国鑫已经牢牢占住了领导的位置。

“就你牛,就你牛。”金国鑫站起来,他的有些观点被曾月反驳了,心里有些不高兴。“科长在的时候,你怎么不跟他反驳啊!”

金国鑫以前跟曾月在一个班组干过活,穿过同一件工作服。金国鑫的舅舅是区里的一个副局长,他比曾月早到机关来。曾月历来都把金国鑫当成一个组的工友,说话不太顾忌。见金国鑫生气了,才开始后悔。每次都这样,每次都不长记性。

“嗨,我们明天就私奔了,我是想给你留点念想。”

“好吧!你们明天去私奔,我就不送了。”金国鑫站起来,往外走了。他的碗里也同样留得一些饭。金国鑫也有单独的办公室,他也会去睡午觉。在科长和副科长的办公室,都有超长超宽的皮沙发,还有一床薄毯子。

曾月和李治国的办公室没有,只有两张椅子。李治国和曾月都不睡午觉。李治国玩玩电脑上的蜘蛛纸牌,曾月有时去厂区的俱乐部打乒乓球,有时跑回原来的班组去打扑克牌,或者就在办公室里加班干活。

朱莎莎比曾月他们小几岁。朱莎莎从外省的一所大学毕业后,来这个小城。小城的陌生,以及国有企业的僵化,让她迅速选择了一个男人把自己嫁掉。她的老公是供电局的一个线路工。

曾月到办公室来的时候,朱莎莎已经有一个两岁的孩子了。

“哎呀,你怎么就不等我一下就结婚了呢?”

“我怎么知道你躲在哪里不出来呢?”

“没关系的,我们一起去私奔。”

曾月进办公室两年多,私奔的提议也就维持了两年。时间哗啦啦地流逝过去,私奔的事就像河中心的那块巨石,未见任何移动。

吃饭的人减少了。朱莎莎把盘子里剩下的几块红烧肉都夹到曾月的碗里去。

“哎,哎,哎,还有我老人家的嘛!”李治国提出了意见。李治国吃饭很慢,他也只吃一些蔬菜,对于“大肉”的兴趣不大。

“哦,忘掉你老人家了。”朱莎莎赶紧把盘子里的最后一块红烧肉夹起来,准备往李治国的碗里放。李治国赶紧躲开自己的碗,“我牙不好,牙不好。”

李治国的牙齿已经很稀了,对于这种带有粗纤维的瘦肉,他有些无可奈何。吃了肉,常常要花半个小时去剔牙齿。

曾月大口大口地吃着。他的模样,马上就能吸引人的胃口。原本放下碗的朱莎莎又拿起筷子来,“再吃一点蔬菜。”

“老李师傅,你儿子还在美国?”

“回来啦!到一个外企上班去了。”

“好啊,又为你挣美元去了。”

“挣个屁,美国真他妈不是人。”

曾月和朱莎莎都笑起来。他们知道李治国几年前有一些美元,那时值八九块人民币。申志林劝他卖掉美元,李治国舍不得。想不到后来就掉到哗啦啦往下掉,只值六块多了。李治国一提起这个事,就会大骂美国。

笑一通以后,饭菜基本上就消灭干净了。曾月是大口大口地咀嚼,李治国和朱莎莎吃得很文静。放下碗,曾月帮着朱莎莎收拾,李治国慢慢剔着牙齿回去玩他的蜘蛛纸牌。

“说好啦!我们明天就去私奔。”

收拾完桌子,曾月把那些垃圾拿起就往外走,一边走一边提醒朱莎莎,“不要忘啦!明天!”

曾月把垃圾丢到垃圾箱里,没有去打球,也没有去打牌。他回去干活。申志林要的那份计划,他还只是个草稿。

最初他按照自己的思路,弄了一个草案,先拿给金国鑫看。金国鑫说不行,应该怎样怎样,对他提了一二三四五,他按照金国鑫的那些条数弄了一个大概。拿到申志林的面前,申志林说不行,把金国鑫的一二三四五全部否定了。申志林也说了一二三四五,曾月又开始从头弄。弄得差不多了,厂里主管的副厂长问曾月,曾月就按照申志林的一二三四五开始汇报。才刚汇报到二的时候,副厂长就切断了曾月的话头,把曾月一顿狠批。

坐到自己电脑前,曾月就开始叹气。按照正常的分工,这一块应该是李治国分管。但李治国快退休了,李治国的很多工作都压到曾月身上来了。朱莎莎管的是资料、信息、报表等等,在另一个办公室里。曾月倒不是期望有人能帮助他,而是他的脑子像浆糊一样乱。

这个东西还没有给厂长看。曾月猜都能猜到,厂长又会是新的一套一二三四五。厂长也是接近六十的人了。主管副厂长很年轻,听说在区里有后台。

曾月很巧妙地在自己的思路里很巧妙地融入了金国鑫的东西。金国鑫跟主管副厂长是一条线上的,主管副厂长的那一套很容易就可以。申志林和厂长的东西,跟金国鑫是反的。如果金国鑫说行的,申志林一定说不行。行和不行,怎么融进一个计划里去呢?除非弄两套。两套是好弄的,但是,曾月心里明白,谁也不会理会他的两套方案。

搔了一会头,中午的时间悄然就过了。

下午的时候,申志林喊金国鑫和曾月到他的办公室里,讨论那套计划。你一句,我一句,很快又消磨了一个多小时。时间过得很快。

曾月回到办公室,正准备理理思路,继续工作。响了,李治国接了。

“申科长通知,曾月速到厂长办公室去。”

曾月嘟着嘴,站起来。找了一支笔,抓了一个笔记本在手上。走出屋,又回头来,还是把自己弄的初稿带上。不用猜,到厂长那里,肯定就是这个事。

几乎是用奔跑的速度,跑到厂长办公室门口。门关上的。在隔壁的等待室里,默默坐着申志林和金国鑫。

“财务科林科长在里面。坐这里,等一会。”

厂长是很忙的一个人,他办公室门外的会客等待室里,常常排了好几拨人。签字报销的,请示工作的,研究问题的。有些是主动找上门的,有的则是厂长安排的。

三个人坐在小小的屋子里。屋子里安有沙发,黑漆漆的真皮沙发,散发着墨黑的幽光。没有别的人进来。很安静地等待。三个人什么话也没出口。曾月很难忍受这种沉默,埋着头,看自己手里的笔记本。

一个黑色皮革封面的笔记本,巴掌大小。笔记本上记录的东西很杂乱。工作。工作。会议。会议。讨论。零碎的思路。收集的生产信息。上级的要求。还有一些诗句。随手摘抄的。翻开来看,就有一种清新的感觉蹦跳出来。什么时候想到的?当时可能也是为了抵挡枯寂的时间。这个办法真不错。

“好刀厌恶血腥味

厌恶杀戮与世仇

一生中,一把好刀

就那么一两次”

翻到的这一页,上面记录了五月的一次工作会,中间还有金国鑫对什么方案提的几条意见。最下面就有这样几句。这几句明显和会议没有任何关系。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,读到了谁的诗句,然后又记录下来的呢?

共 8868 字 2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小说写了四个场景,吃饭讨论,汇报挨骂,喝酒赶计划,要钱私奔。四个场景把生活、工作的众生相刻画了出来,写出了今天的机关现实状态。吃饭谈论,要钱私奔,写出了毫无工作追求环境里庸俗无聊的生存状态;挨骂汇报计划,写出了官僚部门不是相互支持而是相互扯皮的工作作风和思想状态。喝酒场景,虽然没有细节的描写,却写出了管理的松散,写出了管理者的目无法纪,吃喝挥霍,保安上班时间却在喝酒,领导们工作布置后就想约酒肉饭馆……这样的单位,这样的工作状态,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呢?小说还涉及到了官员任用中存在的一些问题。小说游戏调侃,特别是曾月加班后奔跑回家的场景,让人捧腹。小说把嬉笑的娱乐性和深刻的现实揭露,很好地融合在了一起。好小说,推荐!【:春雨阳光】 【江山部·精品推荐 】

1楼文友: 22:51:4 小说写了四个场景,吃饭讨论,汇报挨骂,喝酒赶计划,要钱私奔。四个场景把生活、工作的众生相刻画了出来,写出了今天的机关现实状态。 语文教师

2楼文友: 22:52:16 吃饭谈论,要钱私奔,写出了毫无工作追求环境里庸俗无聊的生存状态;挨骂汇报计划,写出了官僚部门不是相互支持而是相互扯皮的工作作风和思想状态。喝酒场景,虽然没有细节的描写,却写出了管理的松散,写出了管理者的目无法纪,吃喝挥霍,保安上班时间却在喝酒,领导们工作布置后就想约酒肉饭馆 这样的单位,这样的工作状态,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呢?小说还涉及到了官员任用中存在的一些问题。 语文教师

楼文友: 22:52: 8 小说游戏调侃,特别是曾月加班后奔跑回家的场景,让人捧腹。小说把嬉笑的娱乐性和深刻的现实揭露,很好地融合在了一起。好小说! 语文教师

4楼文友: 08:16:18 感谢春雨老师的点评! 爱思考,爱读书,爱文学。

5楼文友: 08:17:51 生活原本就很无奈,想要逃出去,却总是缺乏逃出去的勇气。一切都显得那么滑稽而不可信。 爱思考,爱读书,爱文学。

6楼文友: 11: 1:51 很流畅,很性格,很好读。

北京京都儿童做检查费用是多少
茶陵县中医院怎么样
呼和浩特著名牛皮癣医院
赤峰治疗龟头炎方法
枣庄权威妇科医院
本文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