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金融

电影编剧期待抱团突围

2018-12-01 16:04:11
电影编剧期待抱团突围 前不久,电影《白鹿原》上映,旋即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。

孰料知名编剧芦苇炮轰该片导演王全安,还抖出自己辛辛苦苦写出的剧本被后者“掉包”的一段轶事。

一时间,编剧跟导演、制片公司的矛盾再次浮出水面。

在中国电影产业蓬勃发展的大环境下,作为影视生产的重要一环,编剧何以变成了弱势群体? 署名被侵犯,原作改得面目全非 “导演参与写剧本,署名编剧没问题。

但有的导演只是改了几百字,或跟编剧讨论了一下想法,署名编剧就很不厚道。

”知名编剧张海帆说,这类导演就是想文字、影像的名利全都占着。

“我写过一个电影剧本,结果,影片只有导演的署名,还拿了奖,恶心死我了!”编剧余飞愤愤地说。

“常听导演抱怨没有好剧本,但编剧写了剧本,有多少导演按这个剧本去拍?”余飞抱怨,很多导演只是想利用编剧为自己服务。

比如《赤壁》,就曾把国内一线编剧用了个遍,芦苇、邹静之都参与过编剧,但,吴宇森还是采用了自己写的本子。

电影圈内流行的生产模式是,制片人或投资方先找导演,导演有了自己的想法,再找编剧写本子。

电视剧一般是投资人先找编剧,剧本写得差不多了再找导演。

“电影圈这种做法导致制片人受制于导演,一切成败依赖于导演。

”编剧汪海林说,导演主抓整个电影项目,肯定会干涉编剧创作。

“《三枪拍案惊奇》就是导演要求编剧这么写的。

” 应当承认,导演中心制有其合理性,但国内导演常常不仅担任导演工作,还亲自出任制片人,或者让自己的亲戚特别是老婆担负制片人。

《白鹿原》导演王全安就身兼制片人,掌控着剧组财务支出。

陈凯歌、陈红更是的导演、制片人夫妻档,“导演能力很强,还勉强可以这么干,但仍会在剧组形成一个小‘朝廷’,没有人能对导演进行制衡。

”余飞嘲笑说。

创意被剽窃,遭遇“霸王条款” “在拉到资金前,制片人一般不愿意跟编剧签合同,直到影片开拍之后才会跟你商量。

”某知名编剧说,“有良心的制片人还会遵守当初的承诺,把稿酬付给编剧;没良心的制片人就会说你的本子不行,另外找人,把你晾到一边去了。

更可恼的是,你的创意可能就被剽窃了,我的剧本就被剽窃过。

”他还泄漏,自己很多编剧朋友,跟制片人、制片公司打交道时,都有过创意故事被后者剽窃的经历。

“我现在写完一个剧本,都要先去备案、版权注册以后,才敢拿出去给人看。

” 让编剧们气愤的是,制片公司常常会有“改到制片方满意为止”的霸王条款,编剧们表示,这1条款相当主观,没有任何客观的参照标准,基本上就是片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