散文2洗眼

2017-10-15 20:23:21 来源: 河源信息港

洗眼

鬼大爷原创鬼故事:洗眼

蓝衣女生

我的寝室在六楼,从窗口望下去,地面似乎并不很高。不远处的操场上,一个面容憔悴的女生独自坐在篮球架的下面,她的双手交叠在胸前,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
这个女生名叫佟馨,是我的女朋友。

窗棂被阳光晒得滚烫,我松开手。慢慢地探出一条腿去。

从这里跳下去,应该足够致人死亡了,我有些快意地想着。心里盘算着博闻强识,要不要叫佟馨一声,然后在她回头的一瞬间跳下去。

我和佟馨在读大一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了,关系一直非常好。去年暑假时,我还和她一起回过老家看望她的父母。也就是在那时候,我次见到了楚琦。

楚琦是佟馨高中时的男朋友,在我和她刚刚接触的时候,他们还保持着联系。这我是知道的。至于后来佟馨是如何向他摊牌的,我就不得而知了。反正,他们很快就真的断了。后来,佟馨好像还接到过他的几次短信,内容是什么,佟馨当然不会告诉我。

而我和楚琦的那份约定,以及我这两天的经历,佟馨自然也不会知道。就是因为那山珍海味份约定,我才会选择这样一种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。不,确切地说,是结束自己的疾病。

我试探着把身体慢慢向窗外移动,悬空的身体开始有一种下坠感,就在我准备松开双手的时候,我忽然看见在窗子的下面,站着一个穿着蓝色衣服的女生。她仰头看着我,脸上似乎并没有惊讶和恐惧,相反,却好像还带着一丝奇怪的笑。

我猛地一惊。这种笑容我太熟悉了。

我用尽全力把自己拉回窗台,回过头来,对着窗下的女生露出一丝嘲讽的笑。然后顾不得擦掉头上的汗水,转身就向寝室的外面跑去。

刚刚跑下楼梯,就接到楚琦的。

你等着我,我现在就去找佟馨!我对着愤怒地喊道。

楚琦在那边发出一阵冷冷的笑声。

我径直跑到操场,回过头来,发现那个蓝衣女生还站在那里,她手里拿着,诡异地看着我。

断湖边

两天前。

我独自趴在黎明湖边的护栏上,看着水里的月亮出神。

黎明湖就在我们学校的旁边,湖水很宽,也很深。历来是同学们谈情说爱的好去处。我双手抓住护栏的扶手,努力做着深呼吸,为自己即将做出的行动做着的准备。

近幾天,我忽然發現自己的身體起了變化,胸部和背部都生出了密密麻麻的紅色水皰,水皰的里面是一個個白色的硬結,我知道,它們很快就會變成蛆蟲一樣的東西。也就是說,我會很快全身腐爛而死。我的幾個老鄉都是這樣死去的,根本無法醫治。一想到自己那血肉模糊的可怕死相,我就禁不住渾身顫抖。于是,我決定由自己來選擇死法。

湖边已经没有人,冷风叫我不住地哆嗦着。就在这时,我忽然看见在湖水中间的亭子里,有一个女生的身影。

月光很暗,但我还是看清她正小心翼翼地走下亭子的台阶,站在挨近水面的地方。她的头发很长,几乎遮住了半张脸,脸色也很是苍白。

难道她也和我有同样的想法。我真不知是该高兴还是难过。

沿着湖中间的木桥,我轻轻地向她靠近。做出随时准备扑上去拉住她的样子。不管怎么说,这样一个美丽的女生被湖水吞噬总是可惜的事情。

可事情并不像我想向的那样。我看见她蹲下身子,用手抚弄着湖水,然后,抬起手来把自己披散的长发慢慢拢到脑后。我吃惊地看到她的那双大眼睛在夜色中发出一道淡蓝色的光。接下来的事情,几乎把我吓昏。

她竟然伸出一根手指,向自己的眼睛狠狠戳去。随着鲜红的血液奔涌而出,一颗比玻璃球还要大的血红的眼球就落在了她的手心里。而她的脸上也顷刻间溅满鲜血。

我用力地捂住嘴,以防自己叫出来,吐出来。

那个女生似乎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痛苦,她把眼睛慢慢地放进水里,轻柔地清洗着上面的血迹。很快,她身前的湖水就变成了红色。而那只眼睛也变得更加清澈透明。她甩干上面的水渍,把它轻轻地推进眼眶。那轻松的样子,就像在考场完成一道早已预习过的数学题。

我压住自己狂跳的心脏,慢慢地退回到湖边。再也没有了在这里自杀的血光之灾想法,准备立刻逃回学校。

可这时,一个男生的身影忽然出现在我的面前。

你都看到了?他的声音并不高,但却差点把我惊倒。因为我认出来,他竟然是楚琦。

看着我惊慌的样子。楚琦忽然笑起来。

其实,你完全没有必要死去。他忽然说道,我就可以为你治疗身上的病。

我更加吃驚。我的病是近幾天才發作的,連佟馨都不知道,他是怎么知道的?那個洗眼睛的女生又和他是什么關系。我回頭,驚恐地看到,那個女生已經走到了我的身后,正用一雙水潤潤的眼睛看著我。

接下来,我和楚琦口头签订了一份协议,由他负责医治我的疾病,而我需要为他做一件听起来并不很难的事情。虽然对他的话半信半疑,我还是决定试一试。

对了,那个在湖水里洗眼睛的女生,其实就是那个穿着蓝色衣服的女生。这也是我突然放弃跳楼念头的根本原因。

我觉得自己被骗了。

本文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