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时尚

黄岭的侯现中在梦想与困惑中踽踽前行

2018-12-07 02:36:33

黄岭的侯现中在梦想与困惑中踽踽前行

侯现中变成了一个志愿者“钉子户”。3年来,没有什么能阻止他为公益事业热切奔走的脚步,并誓言“干到底”。

他在不可思议的坚守与争议中花尽积蓄、日渐消瘦,却越来越像一根燃起的火柴,用光和热温暖着越来越多的人。

他说,自己这样做,的理由是,在地震灾区亲眼目睹了太多的痛苦、心理上有伤害,他觉得只有将自己的一生都奉献出去,心理才能平衡……

A.“做点好事不容易”

有人笑他,傻子才会担起不属于自己的

“你要干到什么时候?”

“干到干不动为止。”

“既掏票子,又出力气,你到底图啥?”

“……一定要回答的话,俺只能告诉你:俺愿意!”

无数次,面对旁人的质疑,侯现中喘着粗气,涨红了脸。

侯现中所在的黄岭镇黄岭行政村书记侯英告诉,侯现中的默默付出,至今仍得不到一些人的理解与支持。在这些人眼中,他仍是个“另类”。

早在2008年5月,侯现中次从汶川回乡时,就有人指着他的脊梁骨笑他:“放着好好的牙医不做、钱不挣,却带着大把票子去当什么志愿者,不知道脑子是不是进水了……”

那次回来,侯现中从170斤瘦成140斤,露在外面的皮肤全被晒得黝黑发亮,整个人从外观到状态都似脱胎换骨一般。这给了人们大胆猜测和传言的理由。

他在家门口清理垃圾是流言来得猛烈的时候。虽然他为顾及乡邻面子,总在夜里清理垃圾,但还是被一些晚归或夜行的人看到,然后一传十,十传百,难听话也随之而来。

“刚开始有人说他被地震吓出神经病了,后来又有人说他想做好事出名……甚至还有人对他看病只收五块钱的成本费颇有微辞,认为‘你既然高尚,是学雷锋的榜样,就应该一分钱不收,好事做到底’。”侯英说,人们不知道他的小诊所是整个家的经济来源。有时,看牙的人少,家里就会窘迫得连买菜的钱也拿不出。就在前几天,他儿子侯勇还“借”了把菜回家。

不仅如此,外出志愿服务时,侯现中还经常遭到对方的质疑:“你是真的志愿者吗?”“说我是推销、传销、骗子……说什么的都有,这让我特别伤心。”

面对种种窘境,侯现中心中的恼怒渐渐被一种无言的忧伤取代。

“做点好事不容易。累俺不怕,苦俺也不怕,俺就怕有人问俺图个啥。”说这话时,侯现中满脸困惑:“你说,做什么事就一定非要图个啥吗?俺自己愿意做,高兴做不可以吗?为什么总是有人用自己的心去猜度别人?”

之后,他每次外出做志愿者时,都会将媒体的报道随身携带,以此证明他是在献爱心,而不是别人所说的赚私钱。

B.“其实我做这些很自然”

“震”动他心,要将一生奉献出去心理才能平衡

事实上,这3年来,他很少去关注自己的内心,“这双眼睛始终是在向外看的”。农民出身的他两年里越来越沉默,“真正的志愿服务和教育靠的是行为而不是嘴巴”。

“其实我做这些很自然。”侯现中说,如果人们非得给这一切找个妥帖的理由,他说那要从2008年的地震说起。

在汶川大地震前,侯现中没有做过一天志愿者。

因为家境不好,侯现中初中没有毕业,便开始外出闯荡。他去重庆种过西瓜、新疆摘过棉花、北京打过工、家门口贩过菜,在黄岭镇上开了一家牙科诊所。

那年,他46岁,是镇上远近闻名的老牙医,收入不错,小有积蓄。业余时间,喜欢和朋友侃大山、喝小酒,溜溜街,活动活动筋骨,生活得十分安逸。

2008年5月12日,地震了!电视画面上那些震后的场景,深深刺痛了侯现中的心。他觉得自己再也无法像以前一样生活。从电视里看到时间赶到震区救人的解放军、医生、媒体和志愿者,他心潮澎湃。

他义无反顾地去了抗震救灾的前线。在那儿,他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感动与心痛中度过。

他所在的救援队,配合部队从废墟里救出了8名被掩埋的群众,抬出了四十多具尸体。每救出一名群众,他都欣喜若狂;每扒出一具尸体,他都心如刀绞、暗自落泪。

当看到一个10多岁孩子临死前手里还攥着水彩笔时,侯现中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,蹲在地上嚎啕大哭。

他在映秀小学消毒时,看到一名军人在废墟里里里外外地跑,为了转移能解救的东西,全然不顾自己的身体。出于职业习惯,他反复地提醒这名军人消毒,军人却猛然朝他发火:“走开,别在这里捣乱!不做事你就快走开!”

那一刻,挨骂的他又一次感动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。

大概是因为在震区看到太多生死离别、悲欢离合的故事,侯现中变了。

“我在地震发生的几天后赶到灾区,亲眼目睹了太多的痛苦,心理上很受伤,我似乎觉得只有将自己的一生都奉献出去,心理才能得到平衡。”

侯现中没法用语言描述他在震区到底受到怎样的震撼,但他一直强调地震让他对人生有了新的认识,其中的改变是“将金钱看得很淡”。

抗震救灾过后,那里的消息越来越少,仿佛又恢复了先前的平静。可侯现中的内心却再也无法平静——他总想着自己还能做点什么,他说这是促使他走上“环保狂人”、农民志愿者之路的重要原因。

C.“事情总得有人去做”

无限期坚守,成为他和家人的一个矛盾

侯现中总说,自己要干到底。

那么,“底”在那里?

这种看上去匪夷所思的无限期坚守,越来越成为他和家人的一个矛盾。

7月1日,躺在临泉县医院病床上的侯现中之妻李永琼,以及他的女儿、儿媳向委屈而无奈地讲述了侯现中对亲情的“冷淡”。

43岁的李永琼是重庆人。17岁那年,由父母做主,将她许给了在重庆种瓜、老实能干的侯现中,并随他回了临泉。

婚后生活虽算不上甜如蜜,但两人齐心协力为生活努力,小日子过得也有滋有味。尤其是侯现中在黄岭镇上开了牙科诊所,一家人在镇上安顿下来后,李永琼更是觉得“守得云开见月明”。

很快,有一双儿女的李永琼做了婆婆,又当了奶奶。一家人过得更幸福了。

时间翻至2008年。汶川地震,侯现中要去救灾,李永琼个反对,理由是“余震不断,太不安全了”。为了让妻子放心,侯现中只说去成都当志愿者,并趁妻子在地里种玉米时,偷偷坐上了离开的火车。

李永琼被迫接受了侯现中去震区当志愿者的事实。但让她没想到的是,他从那以后就变了。

“家里有一大家人等着他养,他却好像对挣钱一点兴趣都没有了。整天想着要去外面做好事,老是往外跑……”李永琼说,她并不反对侯现中做好事、搞环保,但她觉得他不能太疯狂,连自家生活都不顾。

儿媳李艳梅说,侯现中和家人一块吃饭的时间很少,一年有好几个月都在外面。3年来,家里午收,他基本上都没帮过忙。

而让女儿侯娟娟不能接受的是,母亲年前就喊肚子疼,侯现中却一直没空带她看病。近一查才知是子宫肌瘤,动了手术,住在医院。但即使这样,侯现中每天还得按时回黄岭清理大街上的垃圾,不在医院看护。

“我们都知道他是在做大好事,但有时想想真的很气,他为什么把那些不属于自己的事牢牢记在心上,并一定要去完成,而家里的人和事,他却不那么上心?而且自己也不注意身体……”

病房里,面对家人的关心和抱怨,坐在床沿上的侯现中,只是不时发出憨憨的笑声,笑完之后又觉得有些尴尬。

可,他还是微笑着说:“对家里,我也觉得歉疚,可是再想想,我的家人跟那些地震中的灾民相比,已经太幸福了……”

他顿了顿,看着妻子,接着说:“这条路就是这样,正是因为很多人坚持不下去,我才要一直走下去,因为事情总得有人做……”

张玉荣 徐晓静 通讯员 汤其光/文 李家林/摄

安检门
昆明镀锌管
钢筋弯箍机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