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前有座灵剑山 第六章:这才是真正的题海战术

2020-02-15 22:12:40 来源: 河源信息港

从前有座灵剑山 第六章:这才是真正的题海战术

以无相无名剑反弹仙术,师父的表演着实让王陆大开眼界。

无名剑是借着承受伤害,进行反弹的反击技能,理论上只要在自己承受范围内,任何伤害都可以返还回去,但是这仅限于同一境界下的攻击而已。到了仙术层次,无相功是否能够奏效就很难说,因为层级过高,远远超出了金丹的理解范畴。而对于无法理解的攻击,无名剑想要反击也无从下手。

哪怕对于九州第一金丹而言,理解仙术也是如同天方夜谭一般的事,纵然王舞的资质悟性已经是九州最顶尖的水准也不例外。

所以别说白泽事先并不了解王舞的无相功,就算了解了,他也猜不到对手能在战斗中解析仙术,并以彼之道还施彼身。

因为这一点就连王陆也是万万没想到,他本以为这场战斗会是一场旷日持久的膀胱大战,拥有大量备丹的王舞以力量上的绝对优势,将对手生生磨废掉,但结果却完全出乎人的意料,王舞以强势的反击,两招就击溃了对手,赢得了一场毋庸置疑的胜利。

一千万灵石的威力真是可畏可怖。

王舞负责在场内取得胜利,王陆则在场外扩大战果。

“按照规定,这份方案书请你们收下并认真研读,将在三个月后正式开始,期待前辈们的精彩表现。”

王陆没有理会败战之后狼狈不堪的白泽,他将方案书交到玄墨手上,便准备告辞离开,玄墨面色复杂地接过了厚重的卷宗,并没有拒绝。

她并非地仙组织中位居高位的领导者,理论上无权代其他人作出决定,但方才白泽之败所有人都看在眼里,实在不容抵赖。

尽管白泽本人还完全没有服输。

“还没结束我还能打刚才我只用了十分之一的力量,而且我从没说过要投降”

不折不扣的大实话,方才一战白泽的确只用了不到王舞十分之一的力量,但那也只能归咎于他的托大。没人强求他将力量约束到连寻常的金丹巅峰也不如的地步,是他自寻死路。

“够了白泽。”

一位黑衣地仙走了出来,伸手按住了白泽的肩膀,被黑衣人的手掌碰到,白泽顿时僵直住,动弹不得。

“你的确只用了不到十分之一的力量,但你的否决印接连破碎三枚,再打下去也只是自取其辱。身为地仙,至少要懂得愿赌服输,别让其他人为你蒙羞。”

说完白泽,那名黑衣人又转过身对同伴们说道:“后世修士的功法的确让人大开眼界,金丹境界便能解析仙术,更是闻所未闻。但我想这样的奇迹对他们而言也是仅此一例。这段时间大伙儿陆续从沉睡中醒来,后世修士的真实本领如何,大家都看在眼里。纵然按照他们的规则来比,我们仍然占据绝对的优势。”

黑衣人的声音很冷,与其说是鼓舞士气,更像是在照搬台词。说完这些后,他就对王陆说道:“就按照你的方案比吧,三个月后,我们会布置好场地等你们来。希望比赛之后,我们能够放下无谓的争执,共同面对真正的敌人。”

王陆听了一愣:“如此明白事理,为什么地仙组织的领袖不是你呢?”

“因为我是个罪人。”

说完,黑衣人就消失得无影无踪,而那句我是个罪人,也引来了一众地仙的惋惜,显然背后还藏着很深的故事。

但王陆关心的不是背后的故事,更没兴趣打听他当年犯过什么滔天大罪:“我是想问,他又不是领袖,说话到底算不算数?”

玄墨沉默着点了点头。

三个月后,万仙盟与上古地仙们将在群仙墓展开一场惊天动地的较量。

按照群仙墓发管委公布的比斗方案,万仙盟将组织一支超过两千人的精英团队,从金丹真人到合体真君,从万仙盟五绝首领到中品门派的未来之星。来对抗目前人数未知的地仙团队。

比斗分为文武两类,权重各占一半。只是文比的科目被划分的非常细致,共有超过一千个项目,琴棋书画无所不包,分项之中又按照年龄、境界等分成多个分项,令人看得眼花缭乱。而武斗项目较少,但单项权重更高,尤其是万众瞩目的个人战,总分数更是占到了整个比斗的十分之一。

最终,将根据双方的得分来分配战利品,包括未来战争时期的管理层构成、群仙墓中上古秘宝的归属等等。如果有一方能以碾压的姿态豪取所有比斗的胜利,结果自然是赢家通吃,但依照常理来看,最有可能还是胜负参半,那样就是双方平分战利品,管理层也是双方混合……这样的结果其实反而最为理想。

民主决策或许缺乏效率,但总比双方直接对抗要强。

当然,话是这么说,比斗时谁敢不尽心尽力?对于万仙盟而言,更是每一场胜利都要竭尽全力去争取。对手是上古地仙,就算压制了境界,限制了发挥,也是准仙人级数,除了王舞那种怪胎没人敢担保必胜,一不留神被地仙们赢了大多数比斗,很可能就要迎来两输的结果了。

因此这两千人的精英团队必须慎之又慎,单是组织召集就耗费了极大的时间和人力。先前几次高层会议,只是确定了团队组织和运行的基本框架,例如精英团队由各门派推举人选,不同品级的门派拥有数额不等的推举名额――自然万仙盟五绝占有名额最多。而单是这一点,就足以确保他们在比斗中可以占据最大的利益。

但除了五绝之外,其他门派的利益总不能置之不理,何况的确有些小门派颇有一技之长。因此如何均衡分配名额,同时又统筹考虑团队的战斗力,就是很大一门学问。为此发管委的几位常务委员统筹规划,忙得元神分裂。同时河图真君等万仙盟高层,也时不时拜访各大门派,威逼利诱,要求他们全力配合。

两千人名单用了一个月时间才终于定了下来,而后两个月,万仙盟不计代价的抽调资源来强化这两千人,尤其是对金丹、元婴这两个级别的强化最是用心――境界再高的,短时间内想要强化就太难了。

此外,文比相对更容易速成――尤其一些冷门项目的设置,充满了设计者的恶趣味,任何正常人都不会花费时间学习那些技能,而任何资质正常的人,都能在几个月时间里通过强化训练取得突飞猛进。但对于上古地仙们来说,恐怕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浪费。

地仙团队总人数最多不过百人,要应付方案书上上千项比赛,一定会捉襟见肘,更不可能有时间来顾及这些冷门项目。

而这些冷门项目虽然单项分数不多,但总和却不容小觑,如果万仙盟能够十拿九稳的将这部分分数掌握在手,就相当于开始前,万仙盟便占据相当的优势……对此,也唯有感叹方案设计者天才横溢,能想常人之不能了。

“哦?那帮后辈修士们倒是挺会耍小聪明的么”

群仙墓中,一位身材瘦长的修士看着手中的方案书,发出冰冷的笑声。

“想要比拼知识量?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真可惜,当年闯仙界的时候我重伤未死,时至今日又从沉睡中醒了过来有我在,你们就别想在知识量上取胜,我看过的书,比你们吃过的米还要多啊。”

白泽先是笑了笑,却又习惯性地反驳道:“不要大意,虽然你的知识量的确天下无双,但……”

“没有什么但是,白泽你是在质疑我的实力吗?”

“……当然不会,我没有必要质疑信奉知识之道的地仙同伴。你说的没错,这一次是他们自寻死路,踢到铁板上了。”

与此同时,另一边。

“听好,咱们这一组人都是根骨不佳,修仙路上无望前进的废人。然而如今却被万仙盟寄予厚望,享用着门派天才精英的奢华待遇……所以接下来几个月,咱们就算豁出命去也要发挥好仅有的一技之长,完成任务,为万仙盟拿到宝贵的积分”

一间冰晶堆砌的静室之中,二十名来自各个门派的年轻修士有些紧张地看着面前的老者,心中均是忐忑不安

根骨不佳,修行无望,老人说的一点没错,他们的确都是来自各个门派的废人,也的确只有一技之长。但是……那老人自己却是万法之门的长老,地位尊崇之至。

长老却不再多说,只是一挥手,在每人桌前放了一本厚重的书册。年轻的修士们翻开书册,只见五花八门的问题看得人眼花缭乱。

关于金丹级修士,下列说法不正确的是:

甲:金丹级修士如对金丹质量不满,可通过碎丹方式重修。

乙:一枚金丹内可以融合多种道。

丙:成就金丹必须渡过金丹劫。

丁:由虚丹晋级金丹,法力总量提升倍数最小为三。

假设有以下三种剑术,分别为秋风、夏雨、冬寒,各项属性及对比表格为……,试构建出一套可以完美兼容三套剑法的核心功法。

尝试用秋林草、龙涎香、赤霞珠,在不借助工具及特殊功法的情况下,炼制三味丹。

除了有关修行的问题外,还有琴棋书画乃至柴米油盐,题目种类无所不包,难度也是高低不齐。而在这些常识题后,则是大量的图形规律题、数字推理题乃至让人看一眼就头晕目眩的天文数字计算题。

“长老,这些都是什么啊?”

“这些就是两个月后我们将要应付的挑战,题目会由浑天问策来出……”

下面的年轻人顿时惊讶:“浑天问策?那不是号称问题无穷无尽的至高宝典吗?”

“没错,也是万法仙门的镇派之宝之一,届时将由掌门真君亲自祭出宝典,由他和地仙的代表一道操控,在规定的模式之下来出具随机问题,确保公正。但题目的难度将非常惊人。”

一名年轻修士问道:“我们的任务就是在这项比赛中得到比地仙一方更高的分数吗?”

“没错,但是上古地仙莫不是学识广博之辈,想要在这种知识量上胜过对手,就算是把咱们这群只会读书的书呆子捆在一起也未必够用。所以,发管委的王陆道友才会天才地发明了这套习题体系,可以最大限度地限制纯知识量的发挥,使局势变得更有利于我们这边。但想要获胜仍需要我们付出绝大的努力,从今天开始,咱们每人每天都要做一百二十组模拟习题,来适应这种笔试环境,增添胜算。”

“一百二十套?”

“嗯,对于凡人来说是绝对不可能的,但在场的至少也是踏上修行之路的修士,这么点小事不至于完不成吧?”

年轻人们面面相觑,然后低头翻看起了试卷,越看越是脸色发白。

一天一百二十套习题,就算不眠不休,也意味着一个时辰就要做足十套。可一套习题多达二十余页,换了凡人单是通读一遍就要小半个时辰,更遑论将习题一一解答。而就算他们这群书呆子以元神敏锐、心智强韧著称,要在一个时辰里做完十套……那也要拼命去做才行了。

“长老,我觉得……”

话没说完,就被万法长老打断了,只见他一拍手,众人面前就出现了一排支架,上面挂着一只只晶莹剔透的瓷瓶,瓶口向下,垂着一条皮管和针头。

“这是维持元神高速运转的醒神汤,会直接注射到你们体内。在做题期间醒神汤无限量供应,不必担心会疲惫。

年轻人们开始面色发白,冷汗不断:用醒神汤提神醒脑……的确是可行,问题是长期依赖药物,那人可就废掉了啊

但长老的酷刑尚未结束:“每天一百二十套习题,每套习题正确率在五成以上方可算数,达不到这个数字的,醒神汤里会给你们加点额外的佐料。”

额外的佐料?众人皆是困惑不解,若是要对完不成的施加惩罚,这倒容易理解,但无论肉体还是精神上的痛苦,都只会降低做题的效率,那样岂不是越搞越糟吗?

“哼,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,放心,不会让你们感到痛苦而分心的。只不过呢,如果你们完不成份额,醒神汤里就会多出一味药,,注射之后,男的减鞭长,女的扣胸围,变化不可逆。”

死一样的沉默。

长老冷冷地笑了几声:“你们,明白了吗?”

异口同声地怒吼:“明白了保证完成份额”

本文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