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衍道途 第一百五十四章 解封

2020-02-15 22:17:20 来源: 河源信息港

天衍道途 第一百五十四章 解封

永梦宗,常年累月不曾打开的永梦宫似乎已经遗落在被人遗忘的角落,里面居住的是永梦宗独一无二的人物,永梦宗主,但是此时被人一下子推开了,看其身影,竟然是梦仙子,

“母亲,我要变强,我要得到第一,”梦仙子的话语静静的流淌在着空荡荡的空间之中,她静静的等待着,虽然她看不到任何身影,也感觉不到任何存在,但是她知道她的母亲永梦宗主已经知晓了她的请求,

“为了这次的比武大会,”空幻的声音直达梦仙子的耳边,但是她沒有惊慌而是直接的回答道,

“不,我是为了一个人,为了能够击败他,”梦仙子坚定的语气贯彻着她的语气,沒有一丝犹豫,

“····好吧,”似乎思考了片刻,不过给出的回复依旧是让梦仙子开心的笑了起來,

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一合道,太**,

夷人仇跪伏在地上,不时眼睛向上瞄上一眼,心神不定,身体都颤抖了起來,静静的等着坐在上面九五之座的太子殿下的判决,这次他得到了太子赐予他的符箓都沒有完成任务,是绝对的失败,如果太子殿下心情一个不好,被当场处死也是极有可能,

“这个石昊,倒是有点意思,也罢,这次并不完全怪你,平身吧,这次的你沒有过失,”太子一只手呈拳状支撑自己,一只手清脆的敲击着手把,似乎完全不在意夷人仇的这次行动结果,

“太子殿下,那个石昊该如何处置,”夷人仇感恩似得起了身,继续问道,

“这次的比武大会,弄得如此庞大,相信他也会参加吧,就在那里解决他就行了,”太子带着轻松的语气说道,

“这样万万不可,老奴虽然实力不行,但是一双看人的眼睛还是在的,那个小子的爆发力绝对会对太子殿下的大业造成阻碍的,一定要及早清除,”夷人仇激动了起來,丝毫顾不得形象,地位差距,不过马上意识了过來,“太子殿下,刚才是老奴失态了,不过请务必及早清除此子,”夷人仇的语气是坚定的不容迟疑,

“不,你不用说了,对于石昊这个人我甚至知晓的比你还要清楚,真正的帝王是内圣而外王,想要达到那种圣王的境界,就必须解开当年的心结,大业是什么,成为一合道之中真正的皇帝,不不不,那只不过是一个目标罢了,目标是随着人的成长而不断提高的,相反如果人的心性不能成长,实力不能提升,那再高的目标的也是镜花水月,空纸一梦,”太子起身,露出认真的神色,

“不,太子殿下,您沒有错,弱小的人只能跪伏在强者的脚下,强者高人一等,自然可以掠夺一切,享受一切,这个世界的真理本身就是强者为尊,胜者为王,”夷人仇又是猛地跪了下去,痛心疾首的劝告太子,

“不,你不用说了,王道掌控大势,霸道引导烈势,圣道天聚大势,我的眼光可不会那么狭窄,不就是一个石昊吗,就看看是你能够对我复仇,还是你成为我的大道踏脚石呢,”太子似乎累了一般挥手叫夷人仇退下,

“太子殿下,哎,”夷人仇无奈的在心中叹了口气、

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在已经不知深入地下多少万里的地下,空间荡起一阵涟漪,从中出现了几个身影,

扑通,

几乎已成半残的无影子和血屠夫被魔云天一下子扔到地上,劲道拉扯伤口,已经凝成血痂又是开始崩裂,

“來人,把这两个修复一下,然后扔进转魔池中,”魔云天看也不看一眼,对他來说这两人只是他随手救下,看看能不能发挥出价值的货物,如果货物还沒有发挥出价值就死掉的话,那对他來说就是亏本了,

“我说大统领下,我们可不记得有时候让你去救这两个垃圾回來啊,”火把照耀不到的地方几个黑影踱步而出,看其胸口的标示竟然是魔啸渊、锁魂谷、傲灵墟、厉尸峡这些魔道门派,

“切,这些人只会使唤别人,真当自己是大爷了,等着吧,”魔云天眼神中厉光一闪,但是面孔上却是浮现起了笑容,嘴上说道,

“放心,解开封印的最后一个部件我已经成功得手,这两人只是顺手救了回來罢了,”

“那就好,如果不是你们在自己的魔人圣陵中还被人类带走了其中物件,封印应该早已解开了,”一个厉尸峡的门派中人,带着嘶嘶的金属撕裂声音轻蔑的说道,刺激别人的耳膜,

“那次是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,不过现在依旧是和原计划一样,还是请各自门派的宗主进行解封的工作吧,”魔云天不想在这个问題上纠缠下去,那次魔人圣陵的事情是魔人一族的耻辱,他伸手一张,诛正之剑就出现在了他手掌之中,不过即使在他手掌之中也是不肯消停,发出阵阵蛊惑的波动,让他将自身奉献给魔剑,取而代之的是会获得恐怖的力量,血公主也是想要提升自己,正好中了魔剑的蛊惑,

但是魔云天不同,他虽然同样渴望力量,但是绝对不会将自身出卖给任何人,气劲一涨,魔剑剑柄想要伸出丝丝红色经脉链接他的身体,直接就被他震了回去,

“这次究竟要为什么解封,要动用如此巨大的人力物力,五十四件宝具,四位宗主之力,再加上一个关键的钥匙,这把魔剑,到底是要解封什么可怕的东西,”在道路上,魔云天一边走一边向旁边的人询问,即使准备了如此之久,他依旧不清楚是要解封什么东西,询问所有人都是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,都是闭口不言,

“也罢,现在已经到了最后关头,告诉你也无妨,这次要解封的是一个人,一位魔道至尊,一位万年前就被莫名封印的魔尊道至尊

,”旁边的一人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回答了魔云天的问題,

“万年前就被封印的魔尊,莫非是…极恶魔尊,,”魔云天惊呼了出來,极恶魔尊的名头太大了,大到即使是万年后的现在,知晓上古之战的人都会对这个名字产生深深的恐惧,也正是万年前他的搅局,才让当时乱成正道邪道一锅粥的局面联合了起來,上古正邪大战彻底爆发,

对于当时的记载也是语焉不详,其实无非也就是谁胜谁负的问題,现在号称名门正道的门派中的弟子,修炼邪功魔功的还算少吗,当时无可否认的一点就是这个极恶魔尊就是当时邪门一道的顶梁柱,浩荡魔气横扫三千里,呼吸间吞天蔽日,

但是此人就在最关键的时刻失踪了,有人谣传是被人封印了,在当时也是不了了之,但是现在看來竟然是一语中的,

“到了就是这里,早在十年前,我魔啸渊的宗主就发现了这里,但是这里阴鬼厉僵实在是不少,花费了诸多时间才清理完毕,在这里的最深处,发现了那传说中的封印和被囚禁在其中的极恶魔尊,”一个魔啸渊的弟子向前指去,

魔云天随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,那是一片仿佛上古战场遗迹的地区,在沧海桑田的变化下,竟然被挤压到了深深的地下,而且还有这诸多断层,但是现在这一片已经完全被清理了出來,魔云天感受着脚底下传來的深深阴性能量,带着直冲脑骨的凉意,呼出了一口气,这里沒有了战场上的热血和交战,余下的只有深深的怨毒和阴狠的不灭之魂,

队伍之中突然开辟出來一条道路,要为一个人让路,那是一个器宇轩昂的男子,虽然魔云天沒见过此人,但是只是单单的凭借直接就知道此人必是魔啸渊的宗主,

“极恶魔尊,我们來解救你了,”他缓缓踱步,对着遥远处的一片黑暗朗声道,

本文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