股掌之上

2019-06-26 01:46:55 来源: 河源信息港

`p`xc`p``p`xc`p`  小番外 二雨夜快要下雨的天气,晴空里原本的几绺白云也消散了。这样的季节,不见晴朗,反而多了几分阴郁。竹楼依山而建,在后山的高地上,从上面望下去可以看见山谷里郁郁的葱色。霎时,雨滴从天而降,淅淅沥沥地飘散。谷中潺潺的溪水流淌地更加欢快,山上的松竹被雨水一浸,饱~满地更加葱绿。门紧闭着,窗却开着。望着下面的雨,清河局促不安地跪坐在竹楼中。半晌,沉稳的脚步声从走廊外传进。她握紧了手,膝盖都有些麻木。忽而,窗外的天空中划过一道闪电,震地她神经紧绷,指甲都掐进了手心里。她很害怕,刚才被下人押进来的时候,她就吓坏了。不过,他们把她扔下就走了出去。一彦没有来,这漫长的等待就像行刑前的迟缓,更加难熬家教推倒玫瑰的101个计划。她不知道他会怎么对他,会用什么手段来对付她。走廊的脚步声更清晰了,她的身体更加僵硬。脚步声在门口停住,过了一会儿,门才从外面打开。一彦跨步进来,阳光似乎更暗了。他的身上还沾了细密的一层雨,手里的伞收拢了在外面抖了抖,然后收到角落里。一声轻响,门被关上了。清河低着头,不敢看他的表情。一彦却像什么事情都没有,手里捧着个黑色烫金边的盒子,走到她面前,俯下了身子。“听说你想走”他用手指抬起了她的下巴,似乎还有些疑惑地问。那只扣住她下巴的手却像烙铁一样,让她不得动弹。那只手慢慢收紧了,然后扣住她的脖子,把她从地上提起来。一彦抱着她,在她耳边懒懒地笑,一边还摸着她的脸,啧啧了两声,“你出息了,不过,现在才想走,是不是晚了点”“我我没有想要逃走,只是碰到了一个熟人,想和他说说话。”“熟人,你的熟人还真多那小子被你迷地七荤八素吧不过现在,他恐怕站都站不起来了。”清河大惊,“你把他怎么样了他只是我的朋友,没什么别的关系。”“瞧你紧张的,我没把他怎么样。就是心理有些不舒坦,给他一点小小的惩罚而已。”“惩罚什么惩罚”“你的话太多了,看来还很有力气。”他却岔开了话题,盯着她的面颊笑着说。清河被他话里的意思吓了一跳,联系以前的种种,大概能猜到他的意思,却不知道他要干什么。忽然,一阵天旋地转,她被他抱起来,扔到了床的里面。他抽下了皮带,直接抓住她的手,把它们绑在床柱上。清河慌乱地瞪着双腿,惊惧地看着他,“你又想玩什么花样”“你做错了事情,怎么还这么理直气壮老师,我要好好地惩罚你。”他把黑色的盒子放到了床上,慢条斯理地打开。清河瞪大了双眼,然后脸“腾”地一下红了。盒子里铺着一层金黄色的绒布,里面按照大小尺寸,赫然摆着一排肉红色的安摸棒。一彦叹了口气,伸出修长的手指在上面滑来滑去,“挑哪根好呢平时上时候那么紧,每次都不舒坦,就帮你好好扩张一下吧。”“你你无耻”一彦挑了中间的两根,右手中的一根对着她,头部碾到了她的脸上。可能是盒子里自带的,上面还糊着淡粉色的液体,清河就闻了一下,脑袋就有些昏沉了。这棒子的头部不软也不硬,和那个的感觉很像,显然是上好的橡胶。清河的脸涨得更红,都不知道要骂他什么才好。“感觉怎么样和我的比呢”一彦邪恶地盯着她,一根手指伸进他的嘴里,进c去又伸出了几下,掏出一些粘液。他把手指含入嘴里,舔了个干净,“不说话,看来是想自己尝试一下”清河惊呼一声,就被他拉开了双腿明争暗斗gl。她没有穿内裤,从他把她关在这里开始,就没有给她那种东西。一彦笑道,“谁能想到啊,平时一向温顺和婉的老师里面居然什么都穿。这得有多饥渴。”“你你不要脸,明明是你唔”那根肉se的中号按o棒塞进了她的嘴里,一彦抓着根部,慢悠悠地转动,“滋味怎么样”被他物侵袭,清河不舒服地皱着眉,喉咙里发出压抑的声音,因为嘴里被堵着,却不得舒展。红艳艳的嘴唇被扩张到,贴着那肉红色的棒子,一彦觉得小腹充满了血液,有些冲动了。不过,看她的表情,他心里就能生出一点恶意。掀开了她的裙子,把剩下那个棒子挨在入口的地方,慢慢地碾压着。那两片可怜的花瓣被剥开,入口不断淌出淋漓的汁液。原本紧密地找不到一点缝隙的地方,硬生生被压开了。但是,他就是不进去,清河痛苦地扭动着双腿,难耐地舔着嘴里那根棒子。“难受吗这就给你。”一彦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,终于把那根推耸进去。就算只是用手推着,也能感受到那地方的寸步难行,感觉里面有层层嫩肉阻挠着他,不让他进去。一彦轻哼一声,猛地一下插到了底。清河双眼睁大,被贯彻地彻底,双腿都微微痉挛。“你不乖,所以要接受惩罚。”一彦又掏出一根,把她翻了个身,在后面的菊口碾压着,“这里我还没进去过,真是便宜它了。”“唔唔”清河拼命挣扎,一彦怎么也进不去,差点连前面那根也滑出来了。他在她腿间摸了一把,抱着她的腰肢把她抬到了一点,“好好趴着,你要是乖呢,我就只c那你两个小时,你要是不乖,我就换上号的,上下三个洞都要c,还要c一天一夜,知道了吗”清河只好屈辱地点头。一彦摸摸她的头发,暂时放过了后面太紧的菊花,解开了裤带,已经发胀的棒子挺直了抵住她的脸颊。一彦抽出了她嘴里那根,把自己塞进去,一下子就撑圆了她的嘴。她的口腔里太过温暖,那条小舌头扫过他,那入口的地方分明渗出了液体。她的双腿间也在不停流水,一彦伸长了手,开了那个开关。清河浑身一震,夹紧了双腿,忍不住地去舔他。“好乖啊,真是可爱的表情。”一边说着风凉话,他一边在她嘴里滑动,顶进她的喉咙深处。她的唾液湿润着他,也让唇齿间不那么干涩,剧烈的摩擦让她的嘴唇都有些生疼。后脑勺却被他靠着,一次一次推向他,那东西就在她嘴里更加发zzhang变热,涨得她难受,其实她很想吐出来。“认真一点。”一彦抓了她的头发,加快了速度,清河像雨狼里不断摇摆的小船,颠簸不断,都跪不稳了。他抽了出来,一股乳白色的液体喷到了她的脸上。清河愣愣地看着她。看着她这个呆愣楞的模样,他就忍不住了,勾着嘴角,轻柔地摸着她的头发,混着唾液沾了指尖,慢慢涂抹到她的嘴上,吻了吻她被揉红的面颊,“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。”`p`xc`p``p`xc`p`

内蒙古癫痫病的医院
泉州治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好
珠海治癫痫病的专科医院
本文标签: